大冬会冰球馆中,续写中国白叟的俄罗斯往事

  新华社俄罗斯克拉斯诺亚尔斯克3月5日电 题:大冬会冰球馆中,续写中国白叟 的俄罗斯往事

  新华社记者

  面前这位精力 矍铄、头发有些斑白 的中国白叟 名叫戚敏,70岁。她说话直爽,即便来俄罗斯已有20多年,话语间还能听出中国东北口音。

  4日记者见到她,是在俄罗斯克拉斯诺亚尔斯克,第29届世界大学生冬天 运动会中国对瑞士的女子冰球赛在当地进行。戚敏的很多火伴 拿着国旗,为中国队员加油助威。从场馆到她工作的当地 ,在这座位于叶尼塞河畔的西伯利亚城市,白叟 揭开了一段“尘封”已久的俄罗斯往事。

  “晚年时爷爷总是围着火炉,想念远在中国的家”

  27年前,为了给在俄罗斯去世 的爷爷上坟 ,戚敏拿着爷爷的照片,坐着国际列车,从中国东北来到了俄罗斯。

  “当时火车坐了整整2天3宿才到了这里,长途奔波就想完成爷爷的遗愿。”戚敏说。

  1929年,她的爷爷戚长海来到俄罗斯经商 ,一别中国,再也没能回去。

  戚敏说,一直以来,他们在老家和爷爷坚持 函件 交流 ,一度爷爷曾和家里断了联络 。

  其实,戚长海一直特别想家。那时他常常 给中国的家人寄巧克力、腊肠、大花布还有手表。“小时分 一看到巧克力就特别快乐 ,国内哪能随意 吃上这东西啊!”

  当时克拉斯诺亚尔斯克生果 比较少,作为最厚重的礼物,戚敏一家把中国的苹果寄给爷爷。

  “那时家里经济其实不 宽余 ,但给爷爷寄的苹果我们总会百里挑一,那些小的,长得不雅观 观的苹果在筛选时就被我们吃了,留给爷爷的总是最好的,我们期望 他在国外平安全 安的。”

  近50岁时,戚长海在俄罗斯与当地人成婚 ,生下三个有中国血统的孩子。

  维吉是戚长海的儿子,不善言谈但很会照顾人。20世纪90时代 ,戚敏来俄罗斯第一个找的就是他,“叔叔维吉和我爸爸长得太像了,当年来俄罗斯,他就是我们的安全感”。

  维吉说,他的父亲很爱他们,“虽然他是在俄罗斯终老,但他十分 想念中国,父亲活了85岁,在1982年脱离 了我们,当时每到寒冷的冬天 ,他常常 围着火炉,嘴里哼着中国歌曲,我们心里也很难受”。

  “父亲的遗愿就是他中国的亲人能来坟头再看看他,为他上坟 ,带一点坟头的土到中国。”说起这些,维吉俄然 低下了头,没有再说一句话。

  “祖国的强壮 让我们有了更多依靠和安全感”

  戚敏清楚记得,20世纪90时代 初刚到叔叔家时,他们已通过 上了家里有轿车、有钢琴的日子 。“这些对我们来说都是奢望啊!”

  来到这里今后 ,戚敏和打工者们挤着去满洲里的火车,进服装,然后在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出售。如今,这座城市的东方市场内,中国服饰、小商品等遭到 当地人欢迎。

  “在这个重工业城市,卖纺织品和服装是很多初到这里的中国人营生 的手法 ,我得感谢那段阅历 ,我拿挣来的钱补助 家用,还供儿子读完了大学,忘不了那些年阅历 过的冷眼和心酸。”戚敏说。

  2002年,戚敏的儿子齐楷锋从西伯利亚联邦大学毕业后曾留校任教,后来他又开始做建筑生意,现在戚敏一家已在克拉斯诺亚尔斯克打出一片六合 。

  1992年至2014年间,戚敏三次带着叔叔维吉到中国,维吉惊叹22年间中国翻天覆地的变化,“刚开始去中国时,很多人都骑着自行车,后来再到中国,咱们都开着轿车,拿着智能手机,每一个中国人为了夸姣 日子 斗争 的姿势让人入神 。”维吉说。

  4日的冰球比赛是中国女冰对战瑞士,戚敏叫上很多在克拉斯诺亚尔斯克日子 的中国人为祖国队员们助威,现场咱们脸上画着中国国旗,一直为中国队呼吁 。

  “是祖国的强壮 让我们在外的国人有了更多依靠和安全感,看着中国人在我日子 的城市参加比赛感觉特别亲切。”戚敏说。

  “无论身处何地,中国才是永远的家”

  克拉斯诺亚尔斯克是一个人口只有100多万的城市,在这里日子 的中国人约有三千人,主要以留学生、砍木 工和做服装等外贸生意的为主。

  50岁的王爬山 也是去现场观看冰球赛的中国人。17年前,他从牡丹江东宁市来到这里,进行大棚蔬菜栽培 。

  王爬山 的蔬菜大棚离市区50多公里,共有7500平方米,雇了35个工人,除了10个来自中国外,其他均来自周边国家。

  “每一年 8个月在这里工作,哪能不想家啊,我们自己大棚里会种白菜,一到冬天,我们自己腌酸菜,就着馒头吃可舒坦了。”王爬山 咧嘴笑个不停。

  25岁的滕雷家在内蒙古呼伦贝尔,已在当地读了10多年书。他说,在外久了,仍是 想回到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