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书本博物馆:千年风华留汗青

长沙书本博物馆:千年风华留汗青

 

  长沙书本 博物馆一层序厅 本文图片均为长沙书本 博物馆提供

 

长沙书本博物馆:千年风华留汗青

 

  西汉“渔阳”王后墓“陛下所以赠物”木楬

 

长沙书本博物馆:千年风华留汗青

 

  嘉禾吏民“田家莂”大木简

 

  长沙书本 博物馆是全球仅有 集书本 保藏 保护、整理研讨 和摆设 展示为一体的专题博物馆,馆藏10万余枚三国孙吴编年 书本 被评为“20世纪百项考古发现”之一

  1996年,湖南省长沙市五一广场走马楼街一口古井中出土10万余枚三国孙吴编年 书本 ,数量超过全国已出土书本 总和,引起海表里 注重 。这是继甲骨卜辞、敦煌文书之后古代出土文献资料的又一重大发现,被评为“1996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与“20世纪百项考古发现”之一。

  在整理、保护走马楼吴简的基础上,2002年,长沙书本 博物馆建立 ,2007年11月正式对外开放。这是全球仅有 集书本 保藏 保护、整理研讨 和摆设 展示为一体的专题博物馆,2017年提高 为国家一级博物馆。其建筑面积1.41万平方米,底子 摆设 面积5000多平方米,主要藏品除了10万余枚三国吴简,还有1997年五一广场西北角发掘 的数百枚东汉书本 、2003年走马楼出土的2000余枚西汉书本 和1993年发掘 的西汉长沙王后“渔阳”墓签牌、封检、漆木器等文物3500余件。

  为三国史提供重要资料

  “走马楼吴简是1996年10月在平和堂商厦建筑工地一个编号为J22的古井中发现的。这批吴简数量十分 庞大,内容为孙吴长沙郡所属县(侯国)的行政文书,触及 司法、财务 、赋税、户籍等方面,填补了三国史料之缺,对研讨 三国孙吴时期的经济关系、阶级关系、赋税原则 、书法艺术及社会日子 等具有十分重要的价值。”长沙书本 博物馆馆长李鄂权对记者说。

  从先秦、两汉至魏晋时期,书本 在中国的使用时间有1000多年。作为中华民族一种独特的文字载体,书本 关于 统一多民族国家的创建 和稳固 、中华文化的传达 和继承,起到了重要作用。受中国影响,日韩等邻国也曾使用竹木作为书写载体。长沙书本 博物馆一层设有《文明之路》底子 摆设 ,包括“三国吴简”“中国书本 ”“世界文字载体”“中国书本 书法”四部分,体系 展示 了中国书本 文化的传承,被评为“湖南省十年(2006-2015)博物馆精品摆设 展览”。

  走进序厅,四块由走马楼吴简扩展 而成的木牍跃入眼皮 ,让人对长沙吴简的形制有一个直观的印象。木牍旁边是一座对书俑雕塑,生动再现了中国古代书本 书写的情形 。“这件雕塑是仿照1958年长沙金盆岭西晋墓中出土的青瓷对书俑制造 的,反映了西晋时期书本 仍是文字的主要载体之一。”长沙书本 博物馆办公室主任管震介绍说。

  公元229年,孙权正式称帝,国号吴。当时长沙在吴国境内叫临湘,是继建业和武昌之后吴国第三大军事重镇。长沙出土的吴简为了解三国前史 提供了十分 珍贵的资料。

  “长沙吴简的内容触及 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地舆 、赋税、户籍、司法、职官、仓储等诸多方面。其间 赋税是主要内容之一。”管震说,“这个展柜摆设 的就是赋税竹简,从中我们可以了解孙吴吏民交纳 赋税的详细状况 。”

  孙吴时期赋税主要征收钱、布、米、豆、皮,赋税名字 繁复 ,光是米类就有税帛米、税中白米、杂限米、旧米、孰米、临米、渍米、盐米、种贾米、禾准米等。假如 不是看到书本 上的记载,今人恐怕无法得知如此翔实的前史 细节。

  另外一 组展柜展示 了长沙吴简的各种形制,有简、牍、签牌、封检、封泥匣等,其间 竹简数量最多。牍多为木板,很少 竹板。竹、木书本 多编连成册。

  “嘉禾吏民‘田家莂’大木简也是我馆的重要藏品,共2400余枚,杉木质地。它是孙吴嘉禾年间长沙郡临湘侯国(县)田户曹史制造 的一种莂券,记载 了居住在当地的吏民租佃田地的数量,当年受旱与正常收获的田亩数,按规则 交纳 米、布、钱的数目及缴付给仓、库的官吏姓名与时间等。”管震说。

  展厅里还以场景复原 的方式呈现了书本 制造 的工艺流程。书本 制造 一般包括备料、片解、刮削、杀青(或上胶液)、编联等程序。为了便于书写和防止虫蛀,古人会将青竹片放在火上烤干水分,这一程序叫作杀青。南宋名将文天祥诗句“留取丹心照汗青”中的“汗青”,本意是指书本 制造 的杀青这一工序,后引申为书册、史册。如今,人们早已不再制造 书本 ,但杀青一词流传下来,泛指著作完成。

  集湖南书本 文物之大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