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三角产业带数字化晋级成新国货高地

  大白兔奶糖、六神花露水、张小泉剪刀、百雀羚面霜、杏花楼青团……提及老字号,我们可以一口气说出许多品牌。

  我们能随口说出这些品牌,是因为它们深深印刻在脑海里,更是它们仍频频呈现 在视野中。比如,在手机上常常 能看到这些老字号的联名款,并且 一键就能够 下单寄到家中。

  如今,在商务部门认定的1128家“中华老字号”中,过半数已进驻天猫。5月8日,阿里巴巴宣布将协助 200个老字号年出售 过亿,撑持老字号复兴。也正是老字号上线天猫淘宝,与阿里生态全面拥抱,才激活了它们的“逆龄成长 ”。

  除了老字号外,阿里还宣布将全面启动新国货方案 ,包括协助全国1000个产业集群全面数字化晋级 ;发明 200个年出售 过10亿的国产品牌;全面扶持20万个年出售 500万的淘宝创意特色商家;天猫海外、Lazada和速卖通协助 70万国货商家出海。

  在这些新国货搭乘数字化快车背后,是阿里巴巴将平台上消费端需求传导到供给端,促进制造业提质晋级 。长三角产业带也在阿里巴巴的赋能下换上了“数据大脑”,成功迈入数字化时代。

  老字号承载上海底色

  作为民族工商业最早萌芽、繁荣的区域 ,上海现有老字号品牌222家。从服饰鞋帽、日用文体到食物 餐饮一应俱全,不论是数量或品类丰厚 度,上海都是老字号第一阵地,无出其右。

  其间 ,有一家老字号,总部位于 于上海,工厂分布 于长三角的无锡、江阴等地,它的粉丝横贯60后至80后三代人。天猫数据显示,它在2018年中国老字号品牌开展 榜单中,位居第二。

  这家上海企业名为恒源祥。那么,它究竟是怎么 发明 上海老字号商业奇观 的呢?

  早在上世纪90时代 ,恒源祥便将出产 线布局到长三角区域 。1991年,它与无锡贩子 亭村绒线厂签下协议,以“定牌加工”运营 模式进行合作。18年前,就为井亭村贡献了1.2亿元产值。如今,恒源祥旗下有多个工厂驻扎于此,有三分之一绒线出自这里,尔后 井亭村也改名为“恒源祥村”。

  2012年,恒源祥接入天猫,开始数字化转型之路。2013年初度 参加 “天猫双11”,恒源祥就打破 8000万出售 额,到2017年“双11”全网出售 额打破 3亿。恒源祥相关负责人表明 :“从现在 体量来看,天猫平台占有 其电商业绩的95%。”

  像恒源祥这样乐于改变逻辑,不断颠覆传统思路的老字号在上海还有很多。比如回力,引入线上经销管理体系,即授权大小 经销商参加 从设计、出产 到终端运营 的所有环节。如此一来,经销商积极性被充沛 调动,线上线下店肆 也不会因产品同质化而发生 内部竞争。

  还有上海家化,一方面引进高科技主动 化出产 线,提高产品出产 功率 ;另外一 方面紧跟消费市场,借助大数据赋能产品研发,推进 客群年青 化。

  借用恒源祥集团总主管 陈忠伟所说的一句话:“一个品牌跟一个人一样,都是有自己的基因的,基因“不能容易 去改变”。关于 上海老字号而言,不变的“基因”铸就了它们持久 的品牌价值。

  这些品牌在新时代,将成为企业的无形资产,上海的日子 文化记忆,它也承载着上海的底色。

  长三角产业带数字化晋级

  “浪奔浪流,万里涛涛江水永不休,淘尽了世间事,混作一片淘淘潮流。”正如这句《上海滩》歌词所写,上海老字号也跟从 时代大浪潮,阅历 着起崎岖 伏。

  “建一个商业大厦易,而保留一个商业老字号难”。曾经 一段时期,一些老字号企业产品立异 动力不足,成为制约老字号进一步开展 的主要妨碍 。

  在长三角则有另外一 番景象:不少老字号敏锐地抓住了数字化机会 ,又从头 焕发活力 ,擦亮了老字号的金字招牌。

  这背后其实是长三角产业带的数字化晋级 ,成为产业带转型晋级 的标杆。

  早年 ,有不少上海企业将出产 线布局在长三角区域 。这些工厂也因其地舆 方位 的特殊性,对当地经济开展 起到了积极作用。

  浙江湖州,有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子,名为织里。早在1980年,这里还只是纺织、刺绣品的出产 基地。尔后 ,织里有一批村民自发进入童装产业。起先 ,村里大多只是家庭小厂,跟着 企业规模陆续强大 ,政府为企业缔造 了产业演示 园。如今,织里的童装企业有1.3万多家,童装电商企业7000余家,线上的年出售 额达70亿元人民币。

  在这一惊人数字的光环下,是织里童装产业带积极求变的开放情绪 。织里紧紧抓住出售 渠道数字化的趋势,不再拘泥于传统出产 方式,新款小批量试水淘宝,爆款快速出产 ,企业建立快速反响 的出产 链。一件衣遵守 设计、打样到裁缝 ,最快只需 两天。以销促产,淘宝用户的信息反馈,能够让 企业从设计起的每一个环节,都能满足用户需求。

  而这也是长三角产业带开展 的速度,有扎实的制造基础,贵在尝试,勇于立异 。